阶层固化也会是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

李迅雷 2023-12-08 19:26 评论(0)

  01  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

  怎么做研究?

  我今天早上看一条官媒报道,券商研究部门普遍认为,2024年经济增长加速,机会大于风险。

  那么2024年到底怎么样?

  我想我们还是拭目以待。

  但我总感觉,我做了那么多年宏观研究,自己也没做好,存在很多缺憾,感觉就是预测这个事情很难。

  怎么能够预测准?

  要多个维度,多个维度看问题,可能会看得更加透彻一点。

  比如说讲到全球经济如何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加上人与自然关系、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问题。

  因为和平是个好事情,人类的预期寿命越来越长了,但问题在于寿命长了之后,我们的经济增速是在下行。

  这就在于,没有新的活力,我们还是老样子。

  过去快80年时间,全球都没有发生过大的战争,人口从25亿增加到了80亿,这个过程当中就导致了很多问题。

  我们所面临的问题,经济压力从全球范围来讲的话还是比较大,尤其是国与国之间,产生了诸多问题。

  所以我们要防止脱钩,要更加加强全球化。

  还有一点的话,人与人之间,阶层固化了。

  我曾经也是充满希望,库兹尼茨有个倒U形的理论,说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贫富差距会缩小。

  结果发现,它是用归纳法,这是我们分析师通常都喜欢用的。

  但归纳法有个问题,就是样本数量过少,那么你很难得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

  事实上来讲,随着经济的发展,贫富差距反而是扩大的,而没有缩小。

  这也是我们面临经济增速为什么会放缓的主要原因。

  尤其是当我们提出共同富裕这个口号之后,我们想一想,消费不振的问题能不能得到解决?

  因为中国经济也面临转型。

  加拿大的经济学家克拉克,他在2012年,也就十年前,做了这张图。

  这条曲线被称之为叫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因为在上世纪30年代有本小说非常风行,叫《了不起的盖茨比》,它就讲美国的底层能不能崛起,就能不能富起来,最终还是失败了。

  这条曲线它用了两个纬度。

  其中横轴是基尼系数,代表收入差距,我们的目标,要共同富裕就要缩小基尼系数。

  纵轴代表了家族的代际传承弹性,即父辈的收入水平对下一代收入水平的影响,该数值越大,表示收入的代际流动性越低,子女处于父辈的经济阶层的可能性就越高。

  说白了,60-70年代出生的人,可以白手起家,但他们的下一代,如果没有父辈的支持,会面临创业难、高薪难等压力。

  如果说传承系数越高,那么贫富差距越难缩小。

  结构没有破坏,阶层基本上固化了,不同的国家它传承的弹性是不一样的。

  这是2012年做的,10年以后,中国情况到底怎么样?

  02 中国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吗?

  大家做宏观研究的可以来仔细研究一下。

  我们以什么样的路径来缩小我们的贫富差距、收入差距,进而来拉动我们的消费。

  所以,我想我们在做研究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再增加一个维度来看问题,而不是很简单的促进消费,只要增加收入就行了。

  收入能不能增加?通过什么路径来增加?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的目标,多渠道增加居民收入,多渠道,哪几个渠道?

  是税改还是第三次分配,还是遗产税等等?他们效果到底怎么样?

  所以我觉得我们宏观研究还需要量化。

  随之而来,又一个讨论的问题,我们未来到底会成为高收入国家,还是会陷入到中等收入陷阱?

  这两个问题大家都在讨论。

  实际上,我觉得我们首先要有一个基本的概念,就是何为高收入?

  何为低收入?何为中等收入?何为中高收入?或者是中低收入?

  如果把它切分,切成五个等分的话,那么每个等分的占比应该是在20%左右。

  但我们中国人口占全球人口已经达到18%左右了。

  我们能不能整体就变成一个高收入国家,占全球前20%?

  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目前为止,全球高收入的国家人口,占全球总人口比重是16%。

  在这种背景之下的话,你要成为高收入国家,首先要把别人挤掉。

  那有没有可能性?

  所以我觉得我们不要把高收入定义为,比如说人均收入12500美元以上就算是高收入了,这个是水涨船高的,尤其当中国人富起来之后,这个门槛一定会提高的。

  所以我们不需要去纠结,我们到底要进入到什么收入群体,因为从数学上来讲的话,就是分五个等分或者四个等分。

  无论是五个等份还是四个等份,要成为前25%和20%,对中国来讲都是比较难的。

  我们会不会长期处在中等收入呢?

  我觉得也不会。

  中等收入陷阱,在我看来,可能是个伪命题。

  至少对于东亚国家来讲,没有一个东亚国家和地区进入到中等收入陷阱。

  因为中国人太勤劳了。

  所以,在东南亚某些国家,或者在中东,在南美,有些国家确实进入到了经济不增长反而衰退。

  但是,中国可能是个例外。

  所以,我们在判断到底是高收入还是中等收入陷阱的时候,应该还是要区分一下,它的定义有没有问题,逻辑有没有问题。

  房地产会开启新一轮周期?

  不能简单只看城镇化率当前,中国经济正面临调整,这一轮调整我觉得是一个房地产周期,有人比较乐观,说房地产调整很快就到位了,我们的城市化进程还在延续;

  中国的城镇化率水平只有65%,离发达国家普遍的80%以上,如果我们城镇化率每年提高一个百分点的话,还有15年的繁荣期。

  所以,房地产它应该不会是一个长周期的衰退,还是一个短暂的调整。

  对于这个话题,我觉得我们还要多一个维度,就是老龄化问题。

  当城镇化遇到老龄化,那你怎么看?

  我们不能够说,我们城镇化率水平很低,所以我们就有很大的空间。

  这不就像说,非洲很落后,所以非洲的机会在全球是最大的,这个逻辑是不通的。

  你看一下韩国,韩国在过去20年城市化率水平没有提升。

  从2003年到2023年的20年中,韩国城市化率水平一个百分点都没提高。

  那你怎么解释?

  因为韩国也处在一个从深度老龄化到超老龄化社会的阶段。

  我们中国在2021年已经步入到深度老龄化社会了。

  所以我们对房地产未来怎么看,要多维度,而不是简单拿其中一个数据,就认为我们马上就会有一个新周期的出现了。

  从历史长河比的话,人的寿命很短,但是历史是非常长的。

  所以我们做研究,我个人认为还是要长远,不能把问题看得太短。

  对于这一轮中国经济的调整,我想我们还是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我们处在长期的转型当中,我们过去赖以增长的世界工厂、城镇化和出口,在这方面它的力度在慢慢减弱。

  要看到我们老龄化的未来,还是充满压力。

  到2032年,中国的人口会跌破14亿,到2049年会跌破12亿。

  同时来讲,老龄化率也会很快。

  作为卖方来讲,你当然需要有业绩,但我想更多还是需要有一个更加长期的维度来看问题。

  影响资本市场的因素实在太多太多了,确实是很难分析。

  在不同的阶段,它的每个因素的权重是不一样的。

  在不同的周期当中,影响的权重的大小也会发生变化。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