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缺大水漫灌,建议发放十万亿消费券

毛振华 2023-11-27 17:22 评论(3)

  CMF年度论坛(2023-2024)暨胡乃武中国宏观经济理论优秀成果奖颁奖典礼于11月26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教授、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席主席,中诚信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毛振华出席并演讲。

  毛振华认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是一次深度周期调整,而不是短期冲击后的反弹。“假设没有疫情、大国博弈等外生因素的冲击,当前还能保持原有的GDP增速码?”,他说,恐怕不能,因为经济增速平台下移的压力早己存在。

  “明年大家分析经济增速在4.5%-4.8%之间,我们从潜在GDP增速来看,2025年大概在4.4%左右”,他说,或许正常年份里再见到5%已经不太容易了。

  "随着经济的修复,资产价格却开始下行,这种现象是与过去不同的。“我们一般的理解是,经济上行期资产价格随之上扬,经济下行期资产价格随之下降”。

  毛振华说,日本也同样出现过这种现象,1985年,日本签订《广场协定》,最终经济出现问题,资产出现价格下行,而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日本政府采取了强力扩大债务、扩大政府公共支出的方式,遵循传统的凯恩斯主义企图挽回经济。

  但在日本扩大公共投资的同时,居民消费却很低迷。因为公共投资并没有转化成居民的消费能力,并没有增强居民的消费基础,并且占用社会资源,对其他部门有挤出效应。

  毛振华还强调重视“出清问题”。在其看来,经济周期中会出现出清问题,僵尸企业要退出,因为它占用了社会资源。而在日本,由于文化原因,困难时期讲求共渡难关、并不裁员。也不淘汰亏损、出问题的企业,使得日本经济拖累更为严重。

  “我们很担心日本的前车之鉴,所有的政府都很喜欢凯恩斯主义。凯恩斯主义就是政府支出拉动经济,政府花钱,不管哪些国家政府都想花钱”。

  “目前,我国反弹修复政策和对经济周期的修复政策之间是不一致的,更应该注意到的是强势筑牢底部”,他说,要慎用反弹刺激,不仅仅是因为投资效率在下降,更重要的是挤压社会资金,导致了其他部门资源配置不足。

  “现在反弹刺激主要是基建,基建投资我们是领跑的,但是基建拉动经济增长的效率在下降,固定资产转化为最终资本形成的效率也在降低”。

  “我们这代人,60年代、50年代、70年代这帮人太能干了,太勤奋了,把未来的钱借了花了,把未来的活也干了,经济形势差一点的时候还可以搞搞基建。我不知道后面的人,形势差的时候再搞基建,他们有什么基建项目可以做,这是很大的问题”。

  如何能强势筑牢底部呢?目前有四个底部要修复

  第一,民生底部,核心是消费。“我不太赞成很多专家提的‘精准发力’这些词,只要叫‘精准’,我觉得都不行,现在我们就缺大水漫灌,灌到社会底部、根部,广大的土地上”。

  “你精准灌给谁?”,毛振华反问,高科技领域,资金投入多得是,社会资本会蜂拥而至,社会上很多强势部门都不需要。“大水漫灌是中国特别急需的”,毛振华强调,在供给侧发力时,往往是精准、滴灌。在消费侧发力的时候,往往是大水漫灌,因为这片土地需要水,有点干旱。

  第二,筑牢市场底部。一方面,该出清的就要出清,要吸取日本的教训。“日本一个危机搞了二三十年,美国一个危机几年就过去了,核心的问题出是清,出清快听起来损失大,但是可以迎来下一轮增长高峰,得到资源配置,这些部门的强势反弹获得的成功、获得效率更高。所以我觉得市场的底部最重要的就是市场主体的底部”。

  第三,风险的底部。危机就是新事物的催生期,是另外一个新起点,也是一个更高的起点和更好的资源配置,所以风险底部要出清。

  第四,信心底部,其核心就是预期。预期问题很复杂,举例说,“股票市场,买是因为贪婪,卖是因为恐惧,我们怎么样让贪婪战胜恐惧,这的确是一个高度艺术的词”。

  建议政府发放消费券。“我在2000年起一直提发放消费券,我提出全国一万亿、两万亿,现在我提十万亿”。

  “十万亿怎么发?分期发,肯定不是一次发,十万亿消费券远远胜过十万亿基建,如果我们有决心拿出十万亿消费券,停下十万亿基建,国内经济会大规模好转,这十万亿消费券会提升信心"。

  毛振华还强调,自己不赞成财政货币化。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