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企业家,都有这五个优点

刘芹 2021-02-10 16:24 评论(0)

 相信看过哲学家阿尔贝特·施韦泽(Albert Schweitzer)《创业宣言》的人,都会被那铿锵有力的句子所打动:“我怎会甘于庸碌,打破常规的束缚是我神圣的权利,只要我能做到,赐予我机会和挑战吧!安稳与舒适并不使我心驰神往……”在现代商业社会,创业者和企业家无疑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们不断挑战自我、克服困难,最终取得巨大成就。

在五源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看来,这群人具有很大的“非共识”,他们一开始或许并不为人们所理解,最终却能通过创新和商业协作,创造出令人瞩目的社会价值。优秀的企业家具有哪些特点?中国的未来发展将给中国企业带来何种机遇?以下是刘芹的深度解读。



01
创新是一种使用工具的能力

创业企业离不开创新。从历史和宏观的角度来看,创新是一种使用工具的能力,而工具可产生杠杆效应,从而释放生产力。

科技一直以工具的形式助力人类社会的进步。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再到今天的信息化社会、后信息化社会,每一次科技创新都是以工具的发明为标志。而工具可解放人类的能量,帮助人类取得远远大于自身力量局限的成就。我所从事的工作,就是寻找科技创新的迹象、脉络,以及找到它与现代社会产生的新共振。


02
商业协作的力量

提到工具,大部分人想到的是科学、技术这类硬工具,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想到并掌握另外一种工具——商业协作。商业本质上是创造一个有力量的协作体系,那些优秀的公司在这个过程中得以壮大、生生不息。企业家一旦理解了协作体系的规则和原理,就具备了解码它、驾驭它的能力。


随着我做创投的时间不断积累,我更加理解了商学院里讲到的使命、愿景、价值观,理解了领导力、战略,理解了组织管理、人力资源等等以及这些要素对增强公司竞争力的重要性。

除了科技创新、专利、技术和研发,为什么企业还要强调使命、愿景、价值观?因为只有具备了这些,才能让整个公司团队拧成一股绳。只是为利益而来的人是没有战斗力的,彼此会因为利益而远离。只有使命、愿景、价值观一致的人,才能形成一支富有战斗力的团队。


03
优秀企业家的五个特点

对未来有洞见

企业家要想培养差异化能力,靠的是创新,而创新需要他们对未来具有洞见。有时候我们会感觉企业家好像都是从未来回到现代的人,在早期阶段,他们常会引起争议,有巨大的市场非共识。

当一件事大家都觉得好时,我反而会认为它失败的概率很高,因为当它已经成为共识,就很难差异化了。而如果一个创业者说了一件让人觉得特别匪夷所思或者很奇怪的事,我反而会认为它有可能成功。五源资本的新slogan叫“别人眼中疯狂的你开始被相信”。为什么要强调“疯狂”?它其实隐含了一种争议和非共识,就是说我们要寻找那种特别有洞察力、对未来有深刻洞见的人,但这种人在早期阶段通常都充满了非常大的争议。

拥有制定战略的能力

创业是把一件未来特别难的事分解到当下,即从0到1的路径设计。小公司的创业者有一种能力:针对一件看起来几乎不可为的事,预测自己在未来的6个月、1年时间里应该做什么,以及今天做的事与10年后公司取得成功到底有什么关联。

就像当年的小米,它刚开始并不是做手机,而是做MIUI操作系统。这样的好处是,手机还没做,大钱还没花,就已经赢得了用户。企业家具备一种独特的能力,即把一件看起来不可为的事,转变为一件可为的事。

愿景不等于战略。战略是设定目标并根据目标进行资源分配和方法预设。愿景10年、20年都不会轻易变化,但战略每过一段时间就要进行调整。所以企业家第一要有愿景,第二要具备路径规划和战略制定的能力。


对团队有领导力

企业家需具备聚合团队的能力。他一个人可能想得很多,但是要聚合一群人来做事,就必须具备领导力,这对企业家来讲是最难的事。领导力不易获得,很多企业家就因为缺乏这一能力而被淘汰了。

对目标有执行力

领导力的输出就是执行力,是设立目标后使之实现的能力,也就是所谓的“使命必达”。执行力才是让公司一步步脱离危险的力量源泉,也是最终能被大家感知到的力量。

拥有学习和重生的力量

一个公司在规模较小的时候,有时会充满力量,但当公司有了一定规模后,反而变得比较保守,甚至缺乏对未来的洞见以及对变化的敏感。所以,企业家持续地重生是很关键的。

创业是一件很难、很复杂的事,它对企业家跨界能力要求很高,要求企业家既要懂商业、懂组织,又要懂人心、懂人性,还要懂创新、懂技术。企业家不仅智商要高,情商也要高,要处理极其复杂的谈判。创业会挑战企业家所有的勇气和认知,企业家成功的时候可能也是他最危险的时候。我觉得,今天的科技创业企业家就是新一代的探险家,他们代表人类探索很多未知的领域。

04
下一个五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

过去30年中国经济得以快速发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实现了国内供给能力与世界需求的对接。但走到今天,国外的企业想实现供给能力的多元化。这就意味着下一个30年,中国的经济要找到新的供给之间的平衡,找到新的需求到底在哪里。

我们要启动内需,让老百姓敢花钱。启动内需有两个好处:一是为中国庞大的生产能力找到新需求;二是刺激进口。当我们成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市场,其他国家的产品想进入中国时也要买中国的产品,就形成了一种新的全球经济的均衡。

很多产业的需求原来完全依赖出口,这是有风险的。我觉得,现在所有的企业家都应该想一想,如何让未来的需求更多元化。这是一次机会,有能力调整、调整得快的企业就会脱颖而出,在未来的10-20年中,成为各个行业中的佼佼者。   

企业要在微笑曲线的两端进行升级。近两年,我们明显感觉到很多新国货在迎合年轻人。要打动年轻人的心,产品质量要好,颜值要高,生活方式要现代化。做到这些,就必然会带来国民品牌的大爆发。所以,要研究年轻人的消费需求,抓准他们的消费品位。


像我们投的Keep,健身是年轻人真正的消费升级,因为他们更关爱自己的身体,更关注自己的健康。所以说,谁能更早地抓住和理解下一代年轻人的主流消费需求,谁就掌握了下一次产业爆发的机会。

未来,中国不只在低端制造业中会占有更大的供给份额,在高科技行业也会慢慢具备全球供给能力,从而带动科技供应链的发展。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公司在技术的原创性和研发能力上已经逐步能够在产业中扮演起基础设施提供者的角色。硬科技和科技升级会逐渐成为推动中国经济未来增长的动力,这种动力与扩大内需相结合,就能让中国品牌成长起来,从而推动整个科技产业升级。

另外,要进一步提高城市化水平,让人才、产业、人口等要素汇聚到中心城市,通过中心城市的发展带动内陆城市的发展。这不仅仅是为了扩大内需市场,更是在重构中国经济的版图。

我觉得,中国的经济发展充满了挑战和机遇。新冠疫情给予了企业更多的调整机会,这需要企业家、资本等合力推动中国经济的转型,一起拥抱变革的到来。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