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国,你不敢捍卫自己的利益,谁来捍卫你的利益

张维为 2019-01-09 14:26 评论(0)

  刚才我们看到一个视频,讨论提出了三个很有意义的问题。第一就是我们一直讲合作共赢,但是这个路究竟能不能继续走下去?第二,是不是因为前一段时间我们宣传太火了,太高调了,引来了美国的敌视。第三,美国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要对我们的华为公司采用这种绑票的手段。

  我从最后这个问题讲起,为什么他们对华为采取这么流氓的手段?

  有时候一个坏事情,某种意义上可能变成好事情的。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在座大部分年轻人,可能有些还能记得1993年的银河号事件,有的不一定记得;1999年有个轰炸南斯拉夫使馆事件;2001年有个南海撞机事件;2008年在巴黎有个奥运火炬传递的事件;还有就是今年绑架华为高管的事件。

  我觉得这实际上是唤醒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甚至我想说是我们整个民族全面复兴,全面崛起的一种成人礼。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们其实有不少人,特别是我们知识界的一些人,表现得十分的幼稚,总觉得有个无比美好的彼岸世界,也就是西方,特别是美国。结果突然发现这个彼岸世界是虚构出来的,一个孟晚舟事件实际上暴露了美国太多的虚伪,太多的霸道。说好的市场经济,公平竞争,自由贸易呢?说好的契约精神呢?说好的民主人权呢?统统泡汤了。

  我们可以看到华为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5G领域,在核心技术领域,在确立中国标准方面,实际上已经赶上了我们的对手,甚至在不少方面超越了我们的对手,这使他们感到害怕了。这种恐惧使他们采取了我叫做下三滥的这种绑票的手段。好在中国已经崛起,我真的认为我们的领导人都是经历过文革乱世的,我也经历过一部分,我们知道怎么对付流氓,相信在中国人民强大的压力面前,这个事件最终会得到解决,中国也会更快地走到世界政治和经济舞台的中央。

  刚才编前会讨论时候还提到,有人说是不是中国的宣传太高调了,引来了美国的敌视。其实中国人是一直只想做好自己的事情,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邓小平当年讲韬光养晦的时候,中国的经济规模比俄罗斯还小,但今天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大约是我们的一个广东省的规模。换句话说,你已经长成了姚明的个子,你还想躲在潘长江后面,实际上这是很难的。而且即使在30年前,在邓小平讲韬光养晦的时候,他也非常明确韬光养晦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有所作为。因为中国今天的利益已经覆盖全世界了,你还不敢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利益,谁来捍卫你的利益?

  所以后边你们还提到一个问题是,究竟能不能合作共赢?我们中国人一路走来是真的相信这个东西,但现在麻烦是,有一个主要的国家还不信,它只相信老子天下第一,只相信零和游戏,我赢你输,你赢我输。中国人是下围棋的,围棋讲究用实力来形成一种“势”,中国现在已经是130多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这就是实力,这就是势。只相信老子天下第一的,我想这样的国家,在大势所趋面前,它可能也不得不做调整,走到合作共赢的道路上来。这是我对你们前面一些问题的思考。

  另外现在我们回头想一想,过去这70年,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今年,真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我们1949年刚刚建国就赶上了朝鲜战争,美国人是打到了我们的家门口,中国人不得不奋起反抗。那么毛主席说“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抗美援朝实际上是一仗定乾坤,换来了之后到今天的60多年的和平,否则不可能有今天这么顺利的崛起。

  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的落后状况,是大家今天的年轻人难以想象的。因为我们经历了长达百年的动乱、战乱,中国由原来世界上最富庶的一个国家或者国家之一,陷入了一穷二白的境地。当时毛主席有过这么一段话描述那个时候的中国,他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呢?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能造茶壶,还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造不出来。”这就是当时中国真实的状况。

  随后我们开始了以工业建设为特征的民族复兴,但这个过程确实不是那么的一帆风顺。我们回头看前30年,从1949年到1978年改革开放前,我们确定了优先发展工业,特别是发展重工业,也发展社会事业,当时确实也没有办法,我们太落后了,特别经历过朝鲜战争,你没有钢铁就被人家欺负,对不对?同时我们在社会事业上我们也做了很多的事情,包括妇女解放、土地改革、教育的普及、基础医疗的普及等等。我们完成了基本政治制度的建设,我们完成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国防体系和科技体系。

  实际上回头看,这些基础是不得了的,对我们后来的崛起至关重要。所以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的前30年应该说实现了三十而立,为后40年改革开放国家崛起奠定了基础。但我们确实付出了很沉重的代价,政治上我们走过一些弯路,我们民生的欠账,老百姓生活的欠账太多,人民的生活水平还相当低。按照当时的国际标准,绝大多数的中国人1978年的时候生活在贫困线,如果你用人均GDP比较的话,当时中国的人均GDP低于绝大多数的非洲国家。上海当时是中国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但多数家庭的人均居住面积只有4平方米。我是1983年第一次去泰国首都曼谷的,我觉得它领先上海至少20年,甚至我1984年、1985年去非洲,津巴布韦的首都和科特迪瓦的首都,我都感觉那个首都比当时的北京要发达。这是当时真实的感觉。

  改革开放这40年,可以说是四十而不惑,我们找到了自己的成功道路,所以我们迎来了习近平主席说的,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这么一个伟大的飞跃。我自己走了一百多个国家,我是比较喜欢把中国的崛起跟世界各国进行比较。我可以把世界上的国家分成三大类。第一类是发展中国家;第二类是转型经济国家;第三类是西方国家。然后做一个比较,得出一些比较慎重的结论。我想这样比较之后,我们可以更理解什么叫中国道路,什么叫中国模式,什么叫中国崛起。

  首先我们看发展中国家。

  发展中国家毫无疑问的问题是什么?最大的挑战都是如何解决贫困问题。中国这方面做的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按照我们自己的标准,40年间我们是7亿4千万人口脱贫。如果用世界银行的标准是8亿5千万人口脱贫,也就是说世界上将近80%的贫困是在中国消除的。坦率讲如果没有中国扶贫脱贫的巨大成功的话,世界上贫困情况可能是有增无减。那么有人说我们现在贫富差距还很大,这个我也承认,但我觉得还是要在国际比较中把这个问题看清楚。

  我经常讲这么一个观点,我说你把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比较,你可以从北京、从上海开车,开20个小时到黑龙江漠河、到海南岛、到广州、到重庆,只要你不开到海里去,你把你一路看到的贫困全都记录下来,会少于你在印度这样的典型的发展中国家,两个小时看到的贫困,这不能比的,他们贫困比我们多得多,而且是赤贫。我们因为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进行过土地改革,我们的农民有地,有房子,这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有一个很好的印度尼西亚朋友是做发展问题研究的。他说,中国的东道主老说你不要光看北京、上海,你要到我们的贫困地区,到我们贵州去看看。结果他自己一个人真的去了一次贵州,说还是跟他们的不一样,说我们贵州也比他们发达很多。比方说他去了贫困家庭,我们贫困户有房子,有地,有饭有菜,三个菜一个汤。他说他们那的贫困人口是没有地没有房子的,吃得非常差,吃不饱。

  我记得2000年我还在欧洲的时候,甘肃舟曲发生过一个泥石流自然灾害。当时我就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现象,就是倒下来的很多房子里边都是有空调的。我走了这么多发展中国家,我知道空调对发展中国家很奢侈,首先你的市政电力得保证,像印度是保证不了空调的用电的。我相信我们可以高标准、严要求,把我们工作做得更好,这是对的。但不管怎么样,以我自己走了这么多发展中国家的实事求是比较,我们实际上比他们做得已经好了很多了。

  我们的贫困人口的生活水平比40年前也提高了很多。按照我们现在的贫困标准,到今年还有3000万左右的贫困人口,我们到2020年的时候,要把这些人口也都全部脱贫,彻底的消除极端的贫困。我想中国消除贫困的奇迹,应该是会载入人类文明发展的史册的。

  第二,和转型经济国家比较。实际上这个概念我是不太喜欢的,它指的是社会主义国家,前社会主义国家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世界银行的概念,但一时我还没有找到一个更好的表述方法,所以姑且用之。

  和这些国家比较,也是令人感慨万千。我记得二十七八年前苏联崩溃,东欧崩溃的时候,西方是一片叫好,伟大的西方民主模式降临到了铁幕国家。当时他们都是觉得东欧、俄罗斯、前苏联是迎来一个灿烂辉煌的前途,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可以比较转型经济国家和中国的表现,没法比。我有时候这样说,一个天一个地,我们表现远远超过他们。

  在苏联解体时候,俄罗斯经济规模比中国还要大,我刚才提到了,现在是大致等于我们广东省的规模。我们国家外汇储备现在是3万亿多美元。外汇储备在我80年代给领导人做翻译的时候,我们是非常小的,几乎是从无到有增长出来的一个新板块。光是我们的外汇储备,今天就超过了俄罗斯和整个东欧、中欧的GDP总和。这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从一个角度说明,比他们采用的模式,我们的模式相对要成功得多。

  另外就是和西方国家比较。我们国内确实还有些人一切以美国马首是瞻,我就把中国和美国比较一下,比方说人均寿命,上海比纽约要高4岁,纽约市79岁,上海是83岁。我们的婴儿死亡率比纽约低,我们的社会治安比纽约好10倍都不止。

  我今年10月份还在纽约,正好赶上他们纽约市的市长宣布说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我们25年来第一次整整一个周末三天没有一起枪击案。就是第四天又有了,你就知道它的治安是个什么水平了。实际上我一直讲这么个观点,我们认真学习一切国家的长处,包括美国的长处,但我们同时脑子也清晰,也看到美国和西方的问题,所以我们在眼界上是超越西方模式的。

  我老说中国实际上已经形成自己的一个发达板块,这个发达板块的人口已经超过美国了,应该是4亿多人。另外我还经常用一个数字来比较老百姓的真实家底,我叫做家庭净资产中位水平。我用的是2010年美联储发表的调查报告和同一年我们西南财经大学用美联储同样的标准在中国做的报告。当时这个报告就发现,中国的城镇家庭和美国的家庭中位水平相比的话,实际上是低1万美元左右,中国是66300美元,美国是77300美元。我们看一下美国中位净资产的家庭水平,实际上到中国的发达板块,特别是像上海这样的地方就属于弱势群体了,因为你房产都算进去。所以这本身我觉得就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40年前我们想都不敢想,怎么和美国比,现在我们可以很自信地比一比。

  有人讲你刚才比较时候只是把中国的城镇人口跟美国比,没有把农村人口算进去,实际上我是故意这样做的。这个报告它没有把我们农民兄弟事实上拥有的土地算进去,我们的土地农民兄弟是有使用权,还有经营权的。由于种种原因它没有算进去,我觉得这个比较就不太公平。所以我想以后如果这个数字出来,哪怕你做个虚拟的土地价,现在土地价格是很贵的对不对?现在农村户口你给他上海户口他都不要,农村户口上面有很多的各种各样的,实际上是资产积累在这里的。

  如果讲这样的指标说明的是经济上、财富上、物质上的进步,那么我还可以用一些其他指标来看其他方面的进步。我经常用的就是美国皮尤中心,欧洲的ipsos,他们都连续10年甚至更长时间,在中国和其他主要国家做民调。比方说我用ipsos2016年的民调,问题非常简单,就是你的国家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中国认为自己国家走在正确道路上是90%,法国是11%。所以我们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法国现在有“黄马甲”抗议运动。

  去年11月我和法国一位反华的哲学家叫Bernerd-HenryLevy辩论,他批评中国人权,实际上这个人是一个推动法国和西方国家用武力侵犯利比亚,推翻政权,支持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的人。后来我就引用这个数据,我说你看看,只有11%的法国人认为法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另外80%几的人不满意。你有没有考虑过这当中多少是人权问题?因为我在法国生活过,法国有很多人权问题,对不对?所以我说Mind your own business,管好自己的事儿。后来他提到我们的新疆的人权,我说你们把利比亚搞乱了,把叙利亚搞乱,把伊拉克搞了,还想把新疆搞乱?No way!绝对不允许的!

  顺便讲一句,现在中国和世界通过全球化连成一片了,你比方要了解“黄马甲”运动在法国或者欧洲会不会继续发展下去,你都不用去法国,你问一下义乌小商品市场,他们的马甲卖得好不好,卖得好就证明还要发展下去。我估计到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你也看哪个党派,特朗普还是谁,竞选的帽子卖得更好,你就大概知道谁会赢,反正是一个新的指数系统,中国人可以更幽默地看这个世界。

  世界上总是有些人对中国有各种质疑,比方说他们有的人说你们光是量的增长,没有质的增长。实际上中国质的增长也是非常快的,包括我们在科研方面、创新方面巨大的进步,坦率讲是世界上进步最快的国家。

  刚才提到的华为公司的崛起就是一个缩影。我还可以举出许多其他的例子,如中国以高铁为代表的轨道交通装备、通信设备、智能手机、电网,中国有全球最好的特高压技术和智能电网技术,自主产权的5G技术,这使现在美国人很害怕,我们或多或少在不少方面走在前面。中国的水电、火电、第四代核电,世界上最大的工程项目几乎都在中国,包括高铁工程,港珠澳大桥,隐形战机,大型运输机,量子通信、高性能计算机,北斗定位系统,页岩气开发等等,应该说中国现在在世界上都是领先的。

  我的结论实际上非常简单,就是我们中国人民经过70年的奋斗和探索,应该说找到了自己成功之路,我们把它叫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有时也说就是中国模式。那么可以这样说,这是整个人类的历史上第一次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根据购买力平价,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创造了世界最大的中产阶层,向世界输出最多的游客,具有世界最大的也是增长最快的消费市场。中国还有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而且是世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还基本实现了全民的养老和医保,虽然这个水平有时候参差不齐,但至少你美国没有做到。

  所以不管我们今天还存在多少问题,我觉得我们可以先肯定这些来之不易的成就,再在这个基础上把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虽然这个模式还在不断完善之中,但是经得起国际比较,就现在这个水平也经得起国际比较。我相信我们只要沿着我们自己探索出来的成功之路继续前行,我们的前景一定会更加的辉煌!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