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磨汤所蕴含的历史欺诈与现实危害

徐政龙 2018-11-08 10:08 评论(4)

四磨汤所蕴含的历史欺诈与现实危害

张功耀

2013年11月7日,星期四

转自棒棒的新浪博客

汉森集团的“看家产品”四磨汤被曝致癌风险之后,湖南省的药检部门对这种风险做了掩盖。网民很不满意。有网民希望我就这个问题写点东西出来。我没有方舟子先生那样自由。他可以“心想唱歌就唱歌,心想打渔就下河”。而我则不同。心想唱歌,人家要我打渔,我还得去打渔;心想打渔,人家要我唱歌,我还得去唱歌。今日才算有时间做早就想做的“打渔”这件事了。

我跟方舟子反中医有很大的不同。他有相当好的自然科学功底,而我得临时性地现用现查。所以,我批判中医的基本方法多是历史的和哲学的,而方舟子所采用的多是科学的。

从历史的角度看,中医是依靠欺诈替愚民树立信心的。最近,我重新翻看了一下张心澄先生编著的《伪书通考》。我发现我对《黄帝内经》和《神农本草经》所做的伪书考订,无非再为早已有之的结论增加了一些新证据而已,并没有任何新观点。其实,中医除了进行古医书造假之外,做的更多的是编造一些虚假故事来蛊惑民众。四磨汤就是靠讲假故事吹起来的典型。

四磨汤初载于1253年出版的《严氏济生方》。它的愈病作用至今毫无证据。它之所以有今天,源自一个骗人的神传故事。这个故事说,北宋王朝的第三任皇帝,即宋真宗(997-1022年在位),原名赵德昌,登基后改名为赵恒(968-1022年)。据说,宋真宗出生不久就一直拉肚子,腹痛,腹胀,在服用了我们湖南衡阳的一位游医敬献的四磨汤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些症状了。由之,我们湖南衡阳的这位游医,不仅是救赵恒一命的大菩萨,而且还是宋真宗登上王位的大恩人。

   这个神传故事毫无历史依据,简直一派胡言!

从湖南的衡阳到北宋首都(河南开封)相距2000多公里。1000多年前的皇帝家里新出生的孩子病了,在世袭制的社会里,属于国家机密,根本不可能让一个相距2000公里以外的游医知道。更何况这位皇室幼子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最有可能成为王位继承人的“真命天子”。皇室里的任何人都不大可能允许这样的皇室幼童,去接受一位远离首都2000公里之外的乡村游医的治疗。

稍微有点生活经验的人知道,婴幼儿的大便在正常情况下要比成年人稀很多。加上婴幼儿的肠胃还很稚嫩,对各种可能的外来因素都缺乏抵抗力,所以,婴幼儿的饮食稍微有些偏,如偏不净(细菌感染),偏生(没有充分煮熟),偏冷(食物的温度偏低),都有可能导致婴幼儿腹泻、腹痛或腹胀。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精心护理婴幼儿的饮食和起居。可是,中医生并不知道婴幼儿为什么腹泻、腹痛和腹胀,却通过讲述一些骗人的传奇故事来诱骗孩子的父母,以便兜售他们编造的四磨汤。加上在许多情况下这些原本不属于疾病的“症状”可以自行消失,恰恰我国大多数公民又愚昧得可爱,四磨汤的神奇就这样造成了。

四磨汤由乌药、沉香、木香、槟榔四味药草组成。其中的槟榔(Areca catechu)致癌,已经有长达30年的科学研究证据和临床观察证据了。依据最近30多年来的科学研究成果,槟榔果核富含槟榔碱(arecoline)、槟榔次碱(arecaidine)和槟榔丹宁(arecatannins)。前两种碱具有醉人和使人成瘾的作用。后一种则具有严重的致癌作用。早在1979年,《癌症》杂志就报道过啮齿动物嚼食槟榔的致癌作用。 [1] 1991年,国际癌症研究局(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发布的研究报告进一步表明,人类嚼食槟榔可诱发口腔癌、咽喉癌、食道癌和胃癌。如果嚼食槟榔者还伴有抽烟陋习,则它的致癌风险可再提高8.4到9.9倍。 [2] 除嚼食槟榔外,用槟榔树叶和槟榔果核煎水喂实验小白鼠,也发现了槟榔较弱的致癌作用。 [3]

四磨汤的真相就是这样。从历史的角度看,它是靠讲充满神奇色彩的虚假故事吹起来的。从现实的角度看,槟榔的致癌作用被“要钱不要命”的医学哲学掩盖起来了。于是,我的意见很清楚,愿意输钱送命的,不妨继续让自己的孩子去服用四磨汤;既不愿意输钱,也不愿意送命的,最好还是远离四磨汤。

参考资料

[1]Ranadive KJ, Ranadive SN, Shivapurkar NM, Gothoskar SV, Betel quid chewing and oral cancer: experimental studies on hamsters, Int J Cancer. 1979 Dec 15;24(6):835-43.

[2]Role of areca nut consumption in the cause of oral cancers. A cytogenetic assessment". October 16, 1991.

[3]Rao, A. R. and Das, P. (1989), Evaluation of the carcinogenicity of different preparations of areca nut in mice. Int. J. Cancer, 43: 728–732. doi: 10.1002/ijc.2910430431。

原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f8a5230102ei94.html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