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针灸的基本看法

徐政龙 2018-11-02 09:19 评论(0)

我对针灸的基本看法

2009-05-15 10:13:15

标签: 放血疗法 砭石 考古学家 paul 盖伦

转自棒棒的新浪博客

我对针灸的基本看法:

1、这是一种古老的医术,是谁,是那个国家地区或民族发明的并不重要,因为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过现有的考古证据似乎对针灸起源于中国不利。

2、因为针灸而臆想出一套经络穴位系统理论,然后用这套理论指导针灸得到无数“神效”的临床案例,把一个平庸的医术变成“瑰宝”的却确是中医。

3、现代医学更严格的研究证明,针灸的作用和适应症非常有限,其机理可能与安慰剂同。

4、没有任何疾病会因为缺乏针灸这种治疗方法而导致治疗效果稍有降低,遑论更严重的后果。

下面附的是新语丝新到文章的节选:

针灸是中华文化“瑰宝”还是洋货?

作者:vergildedragoon

对中医骗子及其羽翼我们必须批判并不时的戳破他们的谎言,因为捏造历史和歪曲事实而抬高自己身价是中医骗子及一些社会学者(尤其是后现代主义者)的惯用伎俩,而且也给了不少人“中医和易经乃中国文化之瑰宝”的幻觉。这些人在误导之下成为中医的坚实拥护者并用所谓的“中国文化”为理由,坚定的反现代化、反理性、反科学。说句实在话,就算中医和易经真能代表所有的中华文化又怎样?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包括中国的部分学者)就会放弃他们的科学方法和考古证据,而对古代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中医的疗效、或是阴阳五行学说的合理性、实用性重新评价?然后因为中医和易经乃五千年中华文化之代表,其神圣伟大之处自是昭然若揭,北京机场从此络绎不绝,亿万学者争相向邓铁涛,曲黎敏和毛嘉陵之辈奉献束修并求入其门下?到底中医骗子们想要证明什么?

而且更麻烦的是,要玩年数或者代表中华文明之类的无聊游戏,中医骗子们也玩不过用科学精神,放射性碳定年法和各式各样先进装备武装到牙齿,又肯上山下海去求真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说到底中医骗子能做的就是指一指古书里面文王演易或是扁鹊见蔡桓公这种半人半仙的神话,以证明自己信仰的源远流长。专业考古学家基本上认为至少在针灸这一项中医镇帮之宝,就有可能是舶来品;就算针灸真的是中国原生土长,我们现在看到的针灸也是在近四百年才形成的。

大概是基于民族情感理由,可能有不少坚决反对中医的人也从不怀疑针灸到底是不是中国的东西,不过针灸的起源在考古学界里一向是很有争议的。我们光去在英文版的维基百科搜寻acupuncture就可以获得一些相关资料,更不要说有专业汉学家指出针灸有可能来自希腊或罗马,以及在中国历史上备受冷落的事实了。

在远古的中国是没有人在用”针”灸的,有的只是所谓的砭石疗法,这种砭石头圆尾尖,制作粗糙,也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像锥子一般的”针”是被用来刺在穴位上的。

http://beijingmuseum.gov.cn/acupuncture/moxibustion/75570.shtml 是北京中医博物馆提供的砭石照片.根据网站记载,中国在纪元前七千年至四千年开始使用砭石,这明显和考古界意见不合,因为出土中最早的砭石也只有纪元前三千年。比较精致的砭石在商朝被制造,但是使用方式的记载仍然没有出现. 我们大家耳熟能详的黄帝内经的最早版本是成于纪元前68年在马王堆出土,但是在这本黄帝内经里对针灸只字未提。

但是考古学家却在欧洲找到了针灸被系统性使用的证据。 1991年九月十九日两名德国的旅客 Helmut 和Erica Simon 无意间在阿尔卑斯山上找到了一具尸体保存良好的木乃伊Otzi.经由考古学家鉴定的结果判定木乃伊的年岁为五千二百岁。科学家继续用激光鉴定木乃伊,发现木乃伊生前患过膝关节炎,而木乃伊身上有五十三个刺青及伤疤,其中的一些部位与中国针灸用来治膝关节炎的部位吻合。

在医学杂志 The Lancet 上,学者做出了如下结论:

“我们有足够证据假设,在五千二百年前的中欧已经有了与针灸极为类似的医疗系统……比传统认为在中国起源的针灸早了二千多年……这项发现让我们考虑到针灸在欧亚大陆的起源年代比原先认为的要提前二千年的可能性。”

中国最早而可靠的针灸记载不是我们现在读到的《黄帝内经》。现今版的《黄帝内经》是由于纪元七六二年王冰由古代失散的典籍中融入他个人对中医理论的见解重新编成的。当初唐太宗曾命博士孔颖达整理百家经典,他偏偏就漏掉了黄帝内经。最早对针灸的系统性记载应该是纪元二八二年完成的针灸甲乙经,里面记载了穴位即一些临床上的应用。假设我们把这一年当作系统针灸治疗开始被中国人应用的那一年(而且这种假设已经对中医骗子们很宽松了,并没有任何考古上的证据支持在三世纪初穴位针灸已经在中国被应用),中国人正式应用针灸的时间比欧洲足足晚了三千五百年,这么长的一段时间绝对允许针灸翻山越岭从欧洲来到中国。当然这仍然不能让我们肯定的说针灸的确来自于欧洲,但我们已不能忽视其可能性。

美国历史学者Paul Unschuld, Basser SP, Imrie RH,和其他数位汉学家曾对中国针灸史做出一系列的考证,他们都同意针灸不但在中国史上不受重视, 而且直到近代之前,中国针灸的使用方法一直和欧洲盛行的放血疗法类似。 在 Imrie RH所写的“Veterinary Acupuncture and Historical Scholarship: The ‘Traditions’ of Acupuncture and TCM.” 和 Basser SP 写的“Acupuncture: A History—Scientific Review of Alternative Medicine” 都指出中国人实际上并不喜爱针灸。 在十三世纪时中医从中国传到欧洲,在这些典籍中只字未提针灸。照常理推断,假如针灸在中国有一定的市场,那么这些典籍至少也应该稍微提一下才对。

第一个详细描述针灸使用详细情况的洋鬼子是在一六八零年Wilhelm Ten Rhjin的日记。(中国人自己在之前并没有能让考古界承认的,对针灸客观详细的描述记载)Wilhelm Ten Rhjin 并没有提到“气”的概念或是任何穴位。他看到的针灸是用粗而长的金针深深刺入病人体内直没至骨, 然后这些针将留在病人体内三十个呼吸的时间。整个过程和我们今天看到的针灸并没有多大关联,反倒是和欧洲的放血疗法相似。

Paul Unschuld 是在众多考古学家里最支持中国针灸理论及临床应用是源自于希腊希波克拉底及罗马盖伦的放血疗法辗转传入中国的一位.Paul Unschuld在他的著作 “Medicine In China: A History Of Ideas” 里明确指出绝对不可能用出土的那些头圆尾尖,长达四到七公分的“砭石”去作针灸。这些模仿锥形体的工具除了用作放血之外没有其他更合理的用途。 Paul Unschuld 更进一步指出文字学家 Bob Irime曾对一篇中国描述马针灸的文章进行研究,结论是这篇文章跟中国针灸理论不但没有关系,而且考虑进去对拉丁文用中文符号的错误翻译的情况下, 这篇文章描述的不但是人的放血,而且这些放血点跟古罗马人的放血理论基本上吻合。

必须说明的是,我个人对Bob Imire的研究是采保留态度的。 原因之一是因为这篇研究是由 Paul Unschuld 转述,并没有一手资料可寻;第二个原因是因为这个研究是有一点先入为主的认定针灸是从欧洲传过去的,所以其客观性大打折扣。虽然最后的结果的确和盖伦的放血点相似,但天下巧合之事本所在多有。不过我们不可否认的是在这里针灸又跟欧洲扯上了一次关系。

Paul Unschuld又指出,并没有任何考古证据证明中国在十八世纪之前有人用今天的细针去作针灸。中医骗子们唯一的证据就是“针”这个字在中医诸圣经中出现多次,但这并不能证明古代针灸的“针”就能和现代的针灸用针有任何的关联。较小型的细针的确在少数经典里被提及,但是有人提及并不能证明有人用。

至于甚么许希用针灸治好宋仁宗的这种奇闻轶事就可以免了。 在严谨的考古学界里除了考古证据和第三者的客观记载外学者是六亲不认的。讲白一点,科学家和考古学家连耶稣的存在都敢质疑, 何况是中医骗子们破绽百出的针灸神话?

我在这里把考古学界对针灸的考证做个总结:

1)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在近四百年之前有任何民族用细针做针灸。所有的古代针灸都是在定点放血。

2)世界上第一个有系统,有穴位概念的针灸案例出现在中欧。

3)《黄帝内经》善本书里没有提到针灸。

4)针灸在中国基本上没有被受到太多重视。

5)一直到一六八零年,中国的针灸基本上仍然是放血疗法。

6)有间接证据指出罗马的放血点可能传入中国。

7)希波克拉底和盖伦有关放血疗法的著作皆完成于中医针灸经典之前(顺便说一下,希波克拉底留下五千多页的文集;盖伦一生中有过超过九百万字的医学著作。就算有一天人类愚蠢到要放弃科学医学,也轮不到中医骗子们出头)。

我们可以做出以下结论:

1)现代所用的“针灸”绝对没有四百年以上的历史。

2)针灸在中国史上地位并不高,当然更不可能代表中国思想与中国文化。

3)古代针灸基本上就是放血疗法。

4)针灸/放血的历史在欧洲比在中国更要悠久。

5)针灸极有可能是从欧洲传入, 但这一点仍然有待进一步的证实,因为我们还不能否定针灸这个玩意是在中国演化,然后很凑巧的跟欧洲版针灸有诸多相似之处的可能性。不过针灸不是甚么中国人独有的大智慧是可以肯定的。

Richard Dawkins 曾经说过:对一个信仰坚定的人,你跟他说再多理由再多证据都是白搭,因为他从根本上已经否定了理性的价值。我估计中医骗子及骗子打手们看到这些证据后仍然会是信仰坚定的作中医照耀世界的大梦,不过也不太能够做出什么有力的回应,无非就是再把老掉牙的神话再反覆几遍就是了,再要不然就是把某些缺乏考证的历史教科书搬出来唬唬人。你说真要他们也来玩玩考古游戏那铁定要他们的命,再不然就是东方科学七小人的老套伎俩,再搞个”东方考古学”就行了。何谓东方考古学?不要证据,不要推理。对一切与中医易经八卦有关的神话,不要问,只要信;不要质疑,只要理解;尊孔老之王道,法三代之圣贤;白黑发而格四相八卦,阴阳五行之至理则一切古人古事,下至黄帝诛蚩尤于涿鹿以正天下,上至赤松子之朝游北海暮履苍梧,均不证自明也。盖人臻此化境,方知我泱泱中华之易经及国医诸宝典乃十方九州一切理论之滥觞。 步周易之古道,攀中医,针灸之巅而小夷狄之实证逻辑等歪理邪说,东方考古学是也。

我还是忍不住要劝中医骗子们几句:既然针灸明明就是没甚么悠久的历史, 虽然你心里要信我也不能改变你,不过这种中华文化之精华还有数千年实践的无聊神话拜托就免了,因为搞不好你们在为古希腊,古罗马或古欧洲打广告,这种言论出现在一群整天要复兴中华文化的人的口中实属不伦不类。其实我真的搞不懂,难道那位高喊“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惧,祖宗不足法”的王安石就不能代表新中国?最起码考古学家一致都认为他是中国人,光这一点就把针灸神话比下去了。

原文网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f8a5230100ddiu.html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