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与习:发展变革的知识基础

党双忍 2011-12-13 09:46 评论(16)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这是一句出自《论语》,在中国流芳百世,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至理名言。这一千古名句中,有四个关键的字:学、时、习、乐。“学”的方法多种多样,但其目的是从“有字书”或者“无字书”中获取知识、信息;“乐”当然是快乐,是高兴。关于这两字,大概歧义不多。歧义的表现主要在对“时”与“习”两个字理解上。我们可以从不同资料中看到这样的解释:“时”是时常、经常、常常的意思,“习”是温习、复习、练习等。

  仔细琢磨,可以发现,这大概是一种误解。我以为,“时”是及时,不失时机的意思。至于要将“习”字说清楚,还得费些周折。“习”的繁体字由两个组成,上面是个“羽”字,下面是个“白”字。大家知道,羽是鸟的两个翅膀。“白”则从无,比如白痴,白丁,白气,一张白纸等,包含无、没有、不懂、不会的意思。可见,习的本意是幼鸟学习飞翔时翅膀不断煽动的样子。也就是说,习带有实践活动的性质。联系起来,“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的意思是说,“学”以获取知识、信息,及时、不失时机地将所学的知识、信息转化为技能、本领,转化为实际行动,并取得实际效果,这当然收获的是快乐。因此,学习=学+习。学,是获取知识、信息;习,是转化应用知识、信息。学是手段,习是目的。学与习本身就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学习的快乐在于满足了解决实际问题的需要。

  比如学习开车,既要学习车的知识、交通规则,又要学习驾驶理论,更要掌握驾驶技巧。学习车的知识和交通规则是抽象的,枯燥的,是理论的过程,而学习驾驶则是具体的,应用的,是实践的过程。理论是学,实践是习。学会开车,就是学而习,将知识、信息转化为实际行动,实现了理论与实践相统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不变苦作舟。勤与苦在学习过程之中,乐在勤与苦所结出的果实之中。不经历风雨,难以见彩虹。没有免费的午餐,也不存在不经过勤与苦的快乐。学习的过程就是经过勤与苦的历练,进而达到快乐境界的过程。如此循环往复,螺旋式上升,在一次又一次学习的快乐中,自我生命得到提升,社会组织和整个人类都得以发展。知识改变命运,也就是学习改变命运。学习改变个人命运,改变组织命运、国家命运,以至整个人类的命运。

  再比如学习推销,需要学习有关商品的基础知识,需要学习消费者心理的基本知识,需要学习与消费者沟通交流的知识,需要进行实战演练,最终在推销具体过程完成推销学习。如果缺乏成功的推销实践活动,那么学习推销则有学而无习,显然不够完整,最多只能算“半拉子工程”。又比如学习企业经营,需要学习企业流程知识,核心技术知识,也需要学习员工心理知识,需要产品消费市场知识等,并在实践中转化应用这些知识,使其成为推动企业发展的活水源头。书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须躬行。其实,学习管理学、领导学也一样,要学用结合,知行合一。不能光说不练,言行不一,学是一套,做是另一套,理论与实践脱节。有一个成语叫做“熠熠生辉”。“熠”字半边是火字,半边是学习的习字的繁体字。我理解,熠熠生辉是说学与习达到了一种境界,这个境界就是炉火纯青、技术精湛,所以像火,有光亮,有闪耀,这是学习的至高境界。这也是科学家、文学家、艺术家、活动家、政治家头顶都有光环,有“晕轮效应”的深层道理。

  为什么有些人会厌学?“厌学”的根本原因是在学习中得不到快乐。所以如此,(1)学习能力不足。这部分人,往往一开始没有打牢知识基础,有关基本概念含糊,似似而非,学起来似懂非懂,学不会、学不懂,学业成绩平平,总是处在劣等生行列,觉得学习是件尴尬、困难的事情。久而久之,厌学成为必然。(2)贪恋当下行乐。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一些人志不在学,难以忍受学习过程中的勤与苦,注意力分散,精力不集中,导致学业荒废。不少父母总觉得自家的孩子很聪明,学业成绩却总是上不去,其主要原因就是意志力薄弱,缺乏吃苦精神,三天打鱼两天晒网。(3)学非所用,知识无用。规模化学校教育,为学生提供标准化、通用性知识。一般而言,这些知识对提升学生科学素质和文化素质非常重要,也是学生进一步学习专用性知识的基础知识。但这些知识难以在实践中直接转化应用。所以,一些人误以为,知识无用,学而无用,甚至认为学习白白耗费了人的时间和精力。由此缺乏学习兴趣,学习效率极低。

  在传统农业时期,知识的主体是实践中摸索出来的经验,一代又一代口耳相传,耳熟目染,手把手相交,父亲带儿子,儿子再带儿子,师傅带徒弟,徒弟再带徒弟,学会出师,才算大功告成。农业时代,学与习紧密相连,相互配合,协同运作。进入工业化时期后,工厂化大生产的出现,过去的“父子制”、“师徒制”已经不能满足要求,所以世界各国普遍采用了“师生制”,实行规模化学校教学。学校教学具有规模化优势,但出现了学与习分离的状况。学校的主要任务是学知识,知识的转化应用,也就是习知识,需要到离开学校进入社会的时候。这是知识无用论产生的主要原因。随着知识化、信息化时代到来,简单地依赖“师生制”学校教学也难以适应,需要在“师生制”学校教学的基础上,推进学校后继续学习,推进全民学习,终身学习,自我提升和修炼学与习的能力。这样,学校学习以学为主,学校后学习以习为主,学以致用,学习结合,学习相彰,熠熠生辉。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中国人具有谦逊的品格,善于学、勤于习。长达数千年时间里,中国人学习获得了丰富的农业知识,形成了具有竞争力的农业技术,由此创造了熠熠生辉的农业文明。传统的“中国学习”支持了传统的中国文明。然而,谦受益,满招损。工业革命兴起的年代,恰逢中国“康乾盛世”。这时的中国,伟大而自满,清高而傲慢。看似伟大的君主,钟情农业文明,“无知”工业文明,拒绝与西方文明取长补短,碰撞交流,相映生辉。那时,中国君王自视“天朝上国”,不肖向西方人学习,引致中国人“集体厌学”,恶果是中国趋向衰落,跌入兴衰交替大循环。此后200年,中国积贫积弱,多灾多难,步履蹒跚。落后就要挨打受欺负。因为“集体厌学”,我们不知挨过多少打,受过多少欺,甚至是“西方列强”的群体殴打、轮番殴打,群体欺凌、轮番欺凌。在饱受殴打、欺凌的屈辱之后,中国人如梦方醒,终于傲慢变谦卑:原来“技不如人”,我们需要向“蛮夷”学习。在19世纪,“中国学习”变革并不彻底,羞羞答答,半信半疑。只学技术,不学文化,拒绝制度。直到辛亥革命之后,出现彻底学习、全面学习的新趋势。学技术、学文化、学制度。1949年之后的30年,“中国学习”出现新问题,向朋友学习卖力,向敌人学习免谈,只学朋友不学敌人,一门心思学习苏联“老大哥”。其结果必然“故步自封”,知己不知彼,时时被动,处处受困。1979年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开辟了全方位学习的新征程。全方位的“中国学习”创造了令世界震惊的“中国奇迹”。

  人们常说,21世纪是知识经济世纪,“本领恐慌”已经成为常态。本领恐慌,其核心是知识恐慌、技能恐慌。知识爆炸、信息爆炸,知识和信息的生产速度超过了个人学习速度。每个人都更多地面对无知的世界,更加感觉到学与习的压力。知识就是力量。知识是发展与变革的源头活水。毫无疑问,人类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来自知识进步。随着工作与生活的“知识门槛”提高,学知识、习知识显得越来越重要,越来越紧迫。农民需要学习,工人需要学习,知识分子也需要学习;孩子需要学习,家长也需要学习;学生需要学习,教授也需要学习;员工需要学习,厂长需要学习,经理需要学习,企业家也需要学习;干部需要学习,领导也需要学习。村长需要学习,乡长需要学习,县长需要学习,市长、省长和总理,书记和总书记都需要学习。发展与变革的本质是知识的增长,为发展而学,为变革而习。学与习是获取知识、信息,并将知识、信息转化为实践,进而推动发展与变革的根本途径。知识无限,学海无涯,学习是人类发展与变革的基础机制。没有脱离知识增长的发展与变革。发展是树冠,学习是树根。加速发展与变革步伐,必须深化学、拓展习,全面提升学习力。推动发展转型,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新跨越,必须用足学习功夫,夯实跨越的知识基础。

  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这在中国是一句家喻户晓,人人耳熟能详的名言名句。从网上搜索“行行出状元”,也可找见其他一些说法。比如说“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也有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想这大概是说,尽管行业很多,但每一行业都有自己的“状元”。“行行出状元”是人类知识进步的结果。在早先的时候,人类社会分工并不明确,当时的“状元”都是“全能状元”。比如传说中的“三皇五帝”就是“全能状元”,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会农耕,懂医药,能够为百姓解除病痛,创造福祉。后来,随着知识发展进步,社会分工分业分化,出现了“行业状元”,也就是单项冠军、单科状元。目前,人类已经由巨星耀空的时代进入满天星斗的时代。如今,我们每个人所拥有的学习力都比三皇五帝强,每个人所拥有的知识都比三皇五帝多,但我们既不能成为全能状元,也难以成为行业状元。就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也只能成为名人名家,只不过是浩瀚星空中的一颗星而已。比如,哲学家,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企业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医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天文学家,地理学家,博物学家,农学家,生态学家,工程学家,文学家,艺术家,歌唱家,音乐家,书画家等等。在不少领域,存在“赢家通吃”现象。一个人终其一生,也许取得的成就很多,但也只在其中1-2个方面做到凤毛麟角,独领风骚,独占鳌头,成为“行业状元”。由于信息爆炸、知识爆炸,知识更新速度加快,知识转化全面提速,21世纪的“状元”,不仅难以各领风骚数百年,也难以各领风骚数十载,能够独领风骚三五年就很不错了,常常是独领风骚一阵阵,昙花一现也不鲜见。

  知识是发展的变量,学习是发展的推手。分工促进发展,这似乎已经成为人所共知的常识。对此,经济学家的普遍解释是,分工意味着专门化,意味着生产效率提升,意味着总产出增加。所以,基本结论是分工创造了财富。这个解释并没有什么原则错误,但是推理过程粗糙,结论过于仓促。仔细想一想,其实分工并不能自然而然地创造出财富来。我们需要追问,是什么导致了分工?是知识进步推动了社会分工,反过来社会分工推动了知识进步,知识进步进而推动财富创造。分工带来生产经营的专门化,专门化带来了学习的专门化,由此带来各领域知识成长加速,加速成长的知识带来产业发展提速,财富创造提速。知识创造财富,学习获取知识。如果说知识就是金子,那么学习就是提取金子。如果不学习,金子就洒落在深山矿石,河床沙粒之中。如果说学习是鸡,那么知识就是蛋,财富则是蛋孵化出的小鸡。没有鸡(学习)生不出蛋(知识),没有蛋(知识)也孵不出小鸡(财富)。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会不会学习,人与人的差别在于学多学少、习多习少,在于知识转化应用能力。经济增长是知识增长所繁衍出的后代。离开学习力提升,离开知识增长,经济增长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劳动创造财富的本质是知识创造财富。马克思早就指出,生产力有三大要素,土地、资本和劳动力。土地、资本参与了财富创造过程,但并不直接创造财富,财富由劳动力创造,由劳动者创造。因此,我们有了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结论。过去,不少人误以为劳动力创造财富、劳动者创造财富,就是勤劳的双手在创造财富,就是体力劳动者在创造财富,似乎脑力劳动者并不创造财富。这不是真相,而是历史之大误会、大滑稽。所有的劳动都是大脑驱使下的劳动,都包含知识和技能。劳动的进步,本质上是知识和技能的进步,劳动创造财富本质上是知识和技能创造财富。其实,生产力三要素中的土地、资本也不是纯粹的自然物,而是积淀着劳动的知识物化物。古往今来,知识是学来的,技能是习来的。学是知识的源泉,习是技能的源泉。劳动创造财富,也就是知识创造财富,归根结底,就是学习创造财富。经济活动的本质是实现“才”向“财”的跨越,“知识”向“财富”的跨越。也就是说,人类财富的增长是人类知识增长和知识转化的结果,是人类学知识、习知识能力提升的结果,就是学习力提升的结果。这也是在体力没有显著增强的情况下,人类创造财富能力持续增长的深层原因。

  知识创造财富,体制分配财富。人类发展到今天,已经进入知识分工与知识协作的新时代。21世纪,任何一项财富创造活动都是多种知识、多项技能联合参与、综合运用、分工协作的结果。一个宏大的工程,比如三峡工程,航天工程,飞机制造、汽车制造,如果没有众多领域专门化知识渗透其中,诸多科学家联合参与,无疑等同于是海市蜃楼,空中楼阁。即就是农业的生产经营,从传统农业到现代农业,若干环节分化分立,现在的家庭只负责农业生产经营的田间部分,科研、育种、加工、贮藏、销售等多个环节在家庭之外完成,也就是说,一个完整的农业生产经营过程,由多个市场组织参与完成,由多个专业、多种知识进行组合、搭配。单一和零星的知识不可能独自创造财富,一个人不可能拥有创造财富所需要的全部有知识。也就说,财富是知识组合。在财富创造与财富分配之间难以建立起一一对应关系,这使得人们不容易观察到知识成长和财富创造的内在关系。个人财富多寡不仅取决于知识创造财富的能力,也取决于财富分配的机制。分配财富的机制就是具体的经济制度、经济体制和经济机制。我以为,无论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其实都是财富分配的体制机制问题。制度并不具有创造财富的能力,但因其所具有的分配职能,它深刻地影响着人们学知识、习知识的最终结果,所以也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学习行为,深刻地影响着财富创造,也就深刻地影响人类发展进程。人们常说的“积极性、创造性”问题,其实就是学知识、习知识的主观能动性问题。在市场经济机制下,因政府干预较少,劳动者自由地学知识、习知识,积极性比较高,主动性比较强,所以微观经济活动效率比较高。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因政府干预较多,不能直接体现知识创造财富的原理,劳动者学知识、习知识的主观能动性不够,所以微观经济活动效率比较低。当然,经济体是微观经济与宏观经济的复合体。一个经济体的总体效率,取决于微观经济与宏观经济的协调运作效率。因此,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提升经济活动效率,为知识创造财富活动提供制度环境,需要更深厚知识基础。在这里,我们还可以做一个简单复活,也就是设想在一个组织内部,实现组织可持续发展是永恒不变的中心任务,提升组织学习力是推进发展的基本手段,保持组织团结(合理分配学习带来的发展成果)则是推进发展的基本条件。这可以归结为一切组织成长必须遵循和坚守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世界舞台中心转换的本质上是知识生产中心的转换。在漫长的传统农业时期,中国在世界上是最大的知识生产国。作为知识生产大国,众星捧月,万国来朝,中国赢得了世界各国的尊重和敬仰。《中国,文明的国度》一书的作者曾感叹到,如果诺贝尔奖在中国古代已经设立,各项奖金的得主,就会毫不犹豫地全部属于中国人。“四大发明”为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加速发展进程发挥了无与伦比的推动作用。然而,令人非常遗憾,从500年前的大明王朝中期算起,中国思想趋于保守,实行闭关锁国政策,中国人学习力下降,知识创新停滞,亦步亦趋,故步自封。再到大清王朝中期,中华帝国陨落,中国彻底丧失了世界知识生产大国的地位,并沦落为全球知识消费大国,历史悠久的中华民族因此而饱受屈辱。时至今日,还没有一个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国缺憾”。同样在大约500年前,欧洲文艺复兴,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也是一次伟大的学习革命、知识革命,为人类知识成长和经济发展带来洪福巨音。全世界工业革命、信息革命的知识,主要由西方发达国家所生产。当时的“世界状元”都出自欧美,19世纪在英国,20世纪在美国。也就是说,英美等发达国家是世界工业革命、信息革命的知识原产地和主产区。这些知识创新,首先在其原产地和主产区转化应用,带来了全球工业化、信息化,带来世界经济空前繁荣。工业化后起的国家,发展中国家,也参与了工业化、信息化知识的生产,但主要是从发达国家引进知识、引进技术、引进资本。发展中国家工业化、信息化,总体来说是发达国家工业化、信息化“知识扩散”的结果,“知识溢出”的效应。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大部分都已经转移至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知识体系中,发达国家生产知识,发展中国家转化知识。在全球贸易体系中,发达国家贡献知识,发展中国家贡献产品。知识是世间最神奇、最善良、最具普世价值、最不受强权摆布的“东西”。中国人讲“上善若水”,是因为水不会因别人使用而减少。而知识不但不会因别人的使用而减少,反而会因此而增加。当今世界,知识有“两池水”,一池水在发达国家,其水位比较高,一池水在发展中国家,其水位比较低。像水一样,知识也具有流动性。在地球村、全球化、一体化的大背景下,知识从发达国家那一池源源不断地流向发展中国家那一池。发展中国家的人们“习知识”,将知识转化应用,创造出财富来。由此,发展中国家获得低成本知识的“后发优势”。20世纪的最后40年,人类知识创新、科技创新异常活跃,支持知识生产国经济持续繁荣。21世纪以来,知识创新、科技创新进入停歇期。知识生产国因缺乏知识增量支持,经济发展遭遇“知识尴尬”,也就是知识的“池子”里缺乏知识增量,缺少源头活水,经济活动死气沉沉,失去生机与活力。发展中国家受益于两个知识“池子”的水位差,可以从高位水池汲取知识,继续保持知识增长态势,财富创造活动仍非常活跃,呈现出“风景这边独好”的世界奇观。

  改革开放提升了中国学习力,“中国学习”带来了“中国奇迹”。改革开放前,中国还是一个农业国。当时的中国,工业化知识和市场经济知识严重短缺。改革开放后,中国是如何能够迅速成长为一个工业国,崛起成为“世界工厂”,并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的呢?作者坚定地认为,“中国奇迹”来自于“中国学习”,“中国学习”带来知识增量,进而奠定了“中国奇迹”的知识基础。实行改革开放,推行市场经济,中国人对西方世界充满了好奇心,激发了个人、家庭、组织、政府和政党学知识、习知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无论是为“求真”也好,为“求富”也好,为自我也好,为国家也好,中国学习力空前提升,“中国知识”突飞猛进。(1)新中国建立后,大力发展教育事业,普及九年制高中,国民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已经具备了工业化所需要的通用知识。在通用知识的基础上接入专用知识相对容易很多。这是其他后起的大国所不具有的知识优势。(2)30年实行计划经济积累的宏观调控知识。在没有实行过计划经济的国家缺少这些知识,在实行“休克疗法”的国家放弃了这些知识。中国在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有效地继承了这些知识,有效地处理了改革与开放,发展与稳定的关系,宏观调控知识顺利转化为促进发展的知识优势。(3)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乡镇企业“异军突起”的年代,在严格的计划经济体制有所松动后,社队企业(乡镇企业的前身)从城镇国有企业获得有关知识、信息和技能,并将这些知识转化为“乡镇企业产品”。曾几何时,“星期日工程师”成为人们追捧的“香饽饽”。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乡镇企业的兴衰与知识来源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4)西方发达国家向全世界传播资本主义知识,宣扬市场经济优势,资助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市场经济改造。中国超越意识形态之争,坚信坚守:黑猫白猫抓住老鼠。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尤其是在加入WTO之后,中国全面吸收市场经济知识,并与中国国情相结合,学市场、习市场,形成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知识。(5)直接从西方发达国家知识水池中“引水”。对外开放,外商、外资、外企纷至沓来,以及中国特有的经济特区、香港、澳门、台湾,都成为发达国家那一池知识之水流向中国的有效“管道”。除了“引进来学”,还有“派出去学”。中国向国外派出大量留学生、访问学者和参观访问团,全面学习发达国家的“有字书”和“无字书”。由此,外资滚滚而来,知识滚滚而来,技术滚滚而来,财富滚滚而来。三资企业的中方雇员,在学得知识后多数另立门户,走上自主创业之路。中国创业者多在沿海也与此有关。贫困之困,其深层在于学习之困、知识之困。(6)中国改革开放时期,恰逢世界科技革命、信息革命的全盛时期。因特网成为知识和信息由发达国家流向中国的“输水快线”。由此带来了巨大的知识流、信息流,成为中国吸收外来知识和技术的重要途径。也就是说,“中国学习”得益于网络学习,“中国知识”得益于网络知识,“中国发展”得益于网络发展。21世纪之初,美国是世界最大的知识生产国,中国则是世界最大的知识转化国。这两个大国实行垂直分工,互利共赢。因当前全球知识创新进入停歇期,作为知识生产国的美国经济状况不如作为知识转化国的中国经济状况,实在情理之中。

  发展转型的本质是知识转型。中国有一句俗语:隔行如隔山。我想这里的“山”,其实就是知识、信息和技能。不在行道,不知道行道的知识、信息,不懂得行道的技能。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实,在“隔行如隔山”还有一句,叫做“隔山不隔理”。我想,这里的“理”就是学习。知识和技能是学来的,不懂就学,学就能获得知识、信息和技能,就能由“外行”变为“内行”,就会由“看热闹”变为“看门道”。即就是由种粮食该种水果,由种植改为养殖,也需要相应的知识转型。由在第一产业发展升级为二三产业,更需要推进知识转型。从乡村社会到城市社会,从农业经济到信息经济,本质上是全社会学习大转型、知识大转型。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中国人学习的过程,就是中国人由市场经济的“外行”转向“内行”的过程,由工业化、信息化的“外行”转向“内行”的过程。在全球视野中,现在中国,可以称得上一个“学习大国”、“知识转化大国”,但却是一个“知识生产小国”。“中国学习”带动“中国知识”迅猛增长,但“中国知识”存量远小于“美国知识”存量。“中国知识”不仅总量少,而且层次低,还没有和欧美发达国家“扯平”。在两个知识池子中,中国仍然处在水位较低的那个池子。所以存在“2亿件衬衫换1架飞机”的问题,是因为在与发达国家贸易中,我们经常面临“知识不对称”、“信息不对称”和“技术不对称”的尴尬。中国与发达国家存在知识落差、信息落差和技术落差,这既是劣势,也是优势。总体而言,当下的中国,因为知识生产能力不足,缺少“世界状元”,还在为此受气,还在为此“埋单”。我们强烈要求知识生产大国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强烈要求知识生产大国向我们转让顶级知识和尖端科技。无容置疑,知识改变了整个国家的命运。与30年以前相比,在如今的全球经济中,中国人信心满满,中国人不再是“看热闹”,而是“看门道”。不仅学会了“看门道”,而且学习置身其中,参与规则制定,主动参与游戏,并正在努力学习,力争成为世界舞台的中心,扮演全球游戏的主要角色。

  21世纪中国将成为全球性学习大国、知识生产大国。未来的中国是经济社会发展转型的中国,伟大复兴的中国,全面崛起的中国。在这其中,至为关键的事,是实现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型跨越,由“经济大国”向“知识大国”的转型跨越。实现这个两个历史性转型跨越,本质上就是学习转型跨越、知识转型跨越。发展转型是“树冠”,知识转型是“树根”。未来中国,需要推进学习转型升级。我们常说“本领恐慌”,其本质就是发展与变革过程中的“知识恐慌”。知识从哪里来?答案只有两个字:学习。学习是知识的根本来源,推进发展转型的“不二法门”。发展是硬道理。学习是发展的硬道理。下决心推进学习革命、知识革命,是当今中国面临最紧迫的重大战略问题。要抓学习、长知识、促发展,创建学习型社会,推进个人学习、家庭学习、组织学习和政党学习,夯实发展转型与加速变革的知识基础。(1)拓展和提升基础教育事业,增加义务教育年限,使更多的知识成为普及知识、通用知识,提高国民科学素质和文化素质,满足发展转型“知识门槛”提高的需要。(2)完善经济体制,使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个优势都得到有效发挥,使每一个人学知识、习知识并以此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得以保护,使微观经济与宏观经济都充满活力。(3)继续扩大全方位开放事业,推进全球化进程,增加学习力度,优化学习方式,提高学习效率,全面吸收西方知识创新成果。(4)“走出去学习”。经过30年改革开放,中国人、中国企业,已经初步具备了走出国门“闯国际市场”的实力。走出去发展,也是直接到高水位的池子学习,必定能够使学习更深入、更全面。(5)向实践学习,在中国全面崛起的伟大实践中,推进自主知识创新,探索形成“中国知识”。在中国知识水池与发达国家知识水池水位持平的基础上,逐步提升中国知识水池水位,使中国成为世界知识水池最高的国家。如果说之前30年的“中国学习”主要是模仿学习、跟进学习,那么未来的“中国学习”将转向赶超学习、创新学习。在深入挖掘“后发优势”潜力的同时,极力打造本土“原发优势”,为加速发展变革提供强劲的知识动力。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很快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国家大,行业多,中国完全有能力形成最大的“世界状元”群体。我们期待中国辈出“世界状元”的时代,期待中国成为全球性学习大国、知识生产大国。21世纪是知识经济的世纪,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全面崛起,就是要在向世界贡献“中国产品”同时,向世界贡献“中国学习”、“中国知识”、“中国智慧”。

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